香蕉鱼漫画app预约

轰隆!

一层又一层的雷霆世界伴随着刀光砸落下来,像是要把这人间都化作雷霆炼狱。

这是周恒能施展的紫雷刀法中最强的一招。

瞬间就把卫杨整个人吞没。

这个七品顶峰的高手,似乎连一丁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,当场就被周恒击败了。

可周恒却是并未放松警惕。

在他的精神感知中,可以确认卫杨并未被刚才那一式“冬雷霹雳”斩杀,甚至都没有受什么伤。

这似乎是牵扯到了法理层面的运用,削弱了他刚才的刀法攻击。

待到雷光散去。

卫杨却依旧站在那里,只是衣服焦黑了一些,人居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正一脸讥讽地看着周恒。

另一边的院落后方,洪甲仁捏着法诀走了出来,在他的身后还有二十余个穿着医者服饰,却面色阴狠的男子。

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被朦胧的雾霭遮蔽,无形的疫病之气已经扩散开来,充斥在周恒旁边的每一个角落。

午后咖啡馆里的复古女神

这便是真医门的疫病符阵。

“看来,你这一刀还是很虚的嘛。”卫杨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周恒,你身上沾染了疫病之气,在这疫病符阵之中,便没可能伤我分毫。”

“如今看来,江湖传言,乃至人榜描述,都颇有错漏之处啊。”洪甲仁摇头叹息道:“为兄一直听闻周恒曾有在九品时独战三个七品,于八品顶峰时强杀七品顶峰的战绩。

“原以为你应是实力过人的少年英杰,不成想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方知真相,他这紫电雷刀,却也不过如此啊。”

其余二十余个真医门弟子也纷纷笑了起来,讥讽周恒不自量力,单枪匹马来这清泉镇,根本就是自寻死路。

院落内的一家人,见到这幅情形,顿时吓得面如土色,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再也不敢言语。

居然连周恒都不是这真医门的对手吗?

三人内心绝望。

铮!!

这个时候,忽然响起了一声刀兵颤鸣,却是周恒用手指弹了手里的紫电刀一下,笑道:“果真是好刀,锋利无比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原本还面带微笑的卫杨顿时脸色一变,眼中显露惊恐之色,不可置信地看着周恒,脸上表情也开始扭曲。

噗!

噗噗!!

紧接着,便听接连不断的鲜血喷溅声音响起。

一道道血色匹练像是喷泉一样,从卫杨的体内喷出,染红了大地和周围的树木以及墙壁。

卫杨的身体就像是被刀锋切割开来一般,碎成了十几块,骨头和内脏掉落下来,鲜血横流成血泊,死状凄惨无比。

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顿时就让真医门的人惊骇欲绝,全都张大了嘴,几乎要将下巴都吓掉了。

洪仁甲也是神色剧变,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,惊疑不定地看着周恒,同时催动法诀,检查疫病符阵是否出现了问题。

显然,卫杨其实在刚才那场交锋结束之后,就已经被周恒给劈成了碎块,只是被周恒有某种手段延缓了伤口的爆发,这才造成了如此震撼的场面。

可问题就在于,周恒是怎么伤到卫杨的??

明明在这疫病符阵里,身上有疫病之气的人,是绝对不可能对他们产生实质伤害的啊!

怎么会这样?

“你是不是在想,我为什么能够杀了卫杨,我不是应该无法对他造成实质伤害吗?”周恒的声音忽然从洪仁甲的背后飘来,轻笑着道:“是这样吗?”

洪仁甲大惊失色,连忙飞身移动,避开身后的周恒,随即转身惊慌道:“你,你究竟如何做到,这阵你又不曾破,也接触了镇里人,身上应染了疫病之气才怪。”

“呵,原来也是个蠢货。”周恒摇了摇头,掌中长刀一抛,顿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把三尺青峰。

渡玄关剑!

他左手捏着剑指,轻轻一转,渡玄关剑立时化作一道剑光,飞射而出。

在那二十多名真医门弟子的脖子上转了一圈。

当场纷纷人头落地。

一个不留。

这已不是百步飞剑,这是货真价实的御剑术,是一门有十层的秘六品武功。

虽然周恒现在只修炼到了第六层,但已经比原本的百步飞剑强大太多,也灵活太多,威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铮!!

剑鸣声颤,渡玄关剑所化的剑光停在了洪仁甲眉心前,并未刺下去,而是散了剑光,悬浮在那里。

可谁都知道。

这一剑,随时可以刺下,洞穿他的脑袋。

“你,你?!我……”洪仁甲张口想要说话,却结结巴巴,完全说不出来,这是内心恐惧到了极点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明明一切都算计好了啊,有人牲上的疫病种子,有暗中布置的符阵,应该能彻底地压制周恒的实力才对啊!

可为什么这些准备似乎都没有起作用?

不可能啊!

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“瘟皇宗的秘六品向我施加的病气尚且无效,谁给你的勇气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?”周恒摇头轻笑,道:“既然听过我的名声,就应该知道我的战绩,就这样还敢来算计我,你是活腻了?”

他缓缓走到洪甲仁的面前。

略微打量一番。

又询问道:“你这真医门是瘟皇宗的支派传承?”

“不,不是。”洪甲仁被周恒打的吓破了胆,声音都颤颤巍巍,道:“二十年前我和结拜兄弟卫杨误入一座山间洞府,里面有一堆枯骨和一本秘籍,我们就是这样的了武功传承。”

“纯靠自学,二十年就练到了七品顶峰?”周恒闻言眉头微皱。

他看得出来,这两人并非是什么天资高绝的人物,一身武功也不算高明,就这样能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,只用二十年就自学至武道七品顶峰?

那各大府城的教习们可都要羡慕嫉妒恨了。

就算是纯阳宫这样的当世武道大宗,有着神一品道主的仙宗,其外门弟子乃至部分内门,只靠自学自修都未必能在二十年内踏上七品顶峰。

这并不正常。

而且这已经不是周恒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,之前他剿灭的三个邪派,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经历。

偶得秘籍,十几二十年后达到七品顶峰,最后出来为恶作乱。

甚至连出来作乱的目的都一样。

就是所修武功的要求。

想要武功更进一步。

想要从七品顶峰跨越到秘六品。

只自己苦修是不行的。

就必须出来做一些特定的事情。

可惜,之前的三个小邪派,周恒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
至于那些独自行走持邪法作乱的邪道武者,基本都是被他一剑杀了,也没机会询问。

这次的真医门算是最有规模,最成体系的,正好是一个询问清楚的好机会。

“我,我没说谎啊。”洪甲仁神色慌乱地解释道:“就是,就是这门武功似乎非常适合我们,基本没有遇到什么关隘。

“而且,在我们修炼的时候,还会有一股莫名的气流从丹田里涌出,滋养着我们的气血筋骨乃至精神。

“都是因为这些原因,我们这才能进步得这么快,少侠,不,道长,道爷,我绝对没有骗你啊。”

“嗯。”周恒轻轻颌首,继续询问道:“除了秘籍,你们还得到了什么?”

“还有,还有几块黑宝石……”洪甲仁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说了出来,道:“我们之所以会有气流从丹田里涌出,似乎就是因为那种黑宝石。”

“那些黑宝石,你们还留着吗?”周恒道,他总感觉这么多类似过程的邪法传承出现有些不正常,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隐秘。

“没,没了。在我们踏上七品顶峰之后,这些黑宝石就都变成了沙子。”洪甲仁摇了摇头,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张开嘴巴就要求饶。

可是他刚一跪下来,整个人的身体忽然一颤,紧接着便剧烈抖动起来,外露的皮肤和肌肉不断鼓起各种脓包,衣服下面也不断有凸起出现。

“啊啊!啊啊啊!!”洪甲仁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声,痛苦至极,直接就趴在了地上,四肢都开始扭曲到完全不正常的角度。

滋滋滋!

洪甲仁的身上响起了像是烙铁烫皮肉的声音,一缕缕漆黑的烟气从他的九窍里冒了出来,后背骤然拱起。

刺啦!

只听一声刺耳的撕裂声,洪甲仁的后背居然直接裂开了,喷出了墨绿色的鲜血,同时他全身的血肉迅速干枯,转眼就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尸体。

而在洪甲仁后背的尸体里,却升起了一团漆黑的光芒,顿时极致阴暗、邪恶、污秽的气息就弥散开来。

原本充斥在四处的疫病之气顿时都像是找到了主人一样,向这团漆黑的光芒汇聚过去,很快就让这团黑光从原本的三尺直径,变成了直径一丈有余的漆黑光球。

“啊!!”

漆黑光球里传来了尖细刺耳的叫声,随即漆黑光球裂开,一团模糊的身影就要从里面出来,正要舒展它好不容易凝聚好的身体。

可是,它才刚刚从光球里探出感知,便迎面撞上了一道至刚至阳,至大至强,像是要打得天穹坍塌,大地陷落的恐怖力量!

“天地倒倾!!”

标签: